梦之城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梦之城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5 01:54:5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高能耗、环境污染较大、税收贡献不多的产业,可能在东部地区面临淘汰,在中西部地区却是“香饽饽”。哪怕没有任何产业基础,只要某个地方的政策到位,就会有企业组团投资,在短期内造出一个产业集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转型”为啥要“烧钱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至今,任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。这两天,独山县举债400亿元、留下一地烂尾楼的新闻引发热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遗憾的是,假象越来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的地方把此前的发展模式称作“传统发展模式”,各地基于传统优势,通过长期积累,实现经济发展;相较之下,如今的发展模式能在短期内见成效,因而也更受推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11月至2016年8月,任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、轩岗煤电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岛叔走访过的几个中西部县乡村振兴“示范点”,几乎都止步于“盆景”,并无内生发展动力。其中相当一部分还因动用政策杠杆过多,背上了少则几百万、多则几千万的村级债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9年,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就被媒体披露盲目举债打造“天下第一水司楼”等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,导致当地政府债务风险激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,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调研该县某施工项目现场(图源:网络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中西部地区在承接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时,通过提供土地、电力,进行税收优化、审批程序优化等,可在极短时间内凭空培育出一个新产业。一些地方甚至喊出“打造百亿、千亿产业”的口号。